呵护童心纯美60年——金波儿童诗创作交流活动在京召开

  我有线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以下简称中少总社)联合主办的“呵护童心纯美60年——金波儿童诗创作交流活动”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召开。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曹文轩主持。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发来贺信。李敬泽、朱永新、谢冕、束沛德、金波、梁鸿鹰、王泉根、张之路、白冰、窦桂梅、汤锐、陈晖、葛冰、刘丙钧、李东华、刘颋、刘秀娟、陈香、孙珏等嘉宾共同探讨金波的儿童诗世界、中国儿童诗的走向、诗歌之于儿童教育的意义等话题。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孙柱,总编辑张晓楠,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梁飞,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纳杨等也出席了此次活动。

  金波的诗是中国当代儿童文坛的一道靓丽风景,他的创作基本上贯穿了整个当代儿童诗歌的发展历程。《金波60年儿童诗选》是金波近60年经典儿童诗歌的自选集,共3册,每册收录诗歌60首,分别为《白天鹅之歌》(侧重日常生活中的情趣展现),《萤火虫之歌》(侧重叙事,包含丰富的情节),《红蜻蜓之歌》(侧重抒情,蕴含着细腻的哲思)。诗集内的诗由金波亲自挑选,著名插画家钦吟之做了写意又不失童趣的插画诠释,“世界最美书”设计师刘晓翔工作室进行了极具收藏价值的装帧设计。金波、著名主持人小雨姐姐还为诗集配制了专业的音频。

  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发来贺信:“呵护童心纯美60年——金波儿童诗创作交流活动举行,借此机会向金波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和线年发表第一首儿童诗至今,奉献了许多意韵悠长的诗歌、散文、童话。他的作品广为流传,几代小读者都记得金波叔叔或金波爷爷,从他那里领悟了纯真的美与善,他的多部作品在新时代的今天依然不断被收入中小学语文和音乐课,这是经典美文的魅力,亦是金波先生的魅力。

  今年是新中国建国70周年,金波先生的文学生涯从建国初期开始,不断坚持探索,发挥相当的精力提携后进,致力于儿童文学的理论研究,为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的繁荣发展做出多方面的重要贡献。茅盾先生曾说,儿童文学最难写。的确,在最单纯的形式中蕴含深层意韵,把沉重的打造为轻盈的,这是很难的,金波先生儿童诗主要面对的是幼儿,是还不能自己阅读的孩子,既要能够引起他们的兴趣,又要赋予意味,启迪心智,尤其难写。这么难,这么辛苦,金波先生乐此不疲地写了60多年。因为他深爱着孩子,孩子们也深爱着金波先生。

  我记得金波先生曾经说过,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无论生理的年龄如何增长,他的心灵上都是生活在一个没有年龄的国度里的人。我想金波先生自己就是如此,他是不老的,童心永驻。我衷心预祝先生健康快乐,期待金波先生为我们孩子写下更多美好的文字。祝活动圆满成功。”

  著名诗人贺敬之发来贺词:“祝贺为培育祖国花朵,做出宝贵贡献的、杰出的儿童文学大家金波同志创作六十周年。”

  金波老师的名字还让我想起《汉书·礼乐志》。书里提到月亮的时候,叫“月穆穆以金波”。他的诗,诗如其名,诗如其词,诗如月光。他的诗真是有魔力,真是美,真是好。这种好是能够让人过目一下就烙在心里。比如《花朵开放的声音》写到:我坚信花朵开放的时候,有声音。它们唱歌,演奏音乐,甚至欢呼、喊叫。蜜蜂能听见,蝴蝶能听见,那只七星瓢虫也能听见。为什么我却听不见?我摘下的鲜花,已停止了开放。这就是好,这就是穆穆以金波的诗,祝愿我们的老师写出更多、更多的这样的诗来。”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从诗教、幼教、身教与言教三个方面谈了金波及其作品的意义。他认为,金波是一个学养深厚的教授,是一个从理论到实践都著述丰富的作家,还是从传统文化汲取丰厚营养,并家国情怀深沉的歌者。建国70年来,中国在巨变,中国文学与中国儿童文学也在巨变,但金波先生却无大变化。他的一系列诗歌作品,以中少总社出版的《金波60年儿童诗选》为标志,这是一个重要的文本依据,对中国儿童诗的总结与发展,具有特殊的意义。这是金波先生与小读者的心灵对话,也是为孩子创作终生至今仍佳作迭出的一位长者的内心独白。

  金波在中少总社出版了诗歌、散文、童话及众多获得国际赞誉的优秀图画书。2018年,汇集其60年创作精华的《金波60年儿童诗选》出版。这套诗选汲取中国诗歌的营养,弘扬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金波以纯真的童趣、诚挚的情感、纯熟的技艺和充满智慧的哲思,构建了独特的艺术世界,用诗歌和孩子们一起体会母语的音乐性、拓展想象力,在潜移默化中帮助他们成长。感谢他为中少和几代读者创作了这么多优秀作品,为我国诗歌发展与创新做出的巨大贡献。

  准确地触摸和把握儿童的思想、心理特点并加以真切的表达,是儿童诗从心灵上真正走进广大儿童的途径。优秀的儿童诗人总是带着孩童的心,透过儿童的目光,来打量这个世界,感悟这个世界,揭示儿童的内心世界,编织生动的儿童心理万花筒。

  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大学诗歌研究院院长、著名评论家谢冕在研讨会上称金波为“可亲、可爱、可敬的永远的大朋友”,并将其不老的心态称为“特异功能”。《金波60年儿童诗选》每一首诗歌中都有美丽而稚朴的心境,用语浅近明快,易于上口,适合少儿朗读和吟咏。在金波作品中,世间不美的事物、我们周围的丑陋和不洁被神奇地“过滤”了,他给天真无瑕的心灵在想象中留下一片晴朗的天空。

  童年、母爱、大自然,是超越时空、不分民族、国界的,是普天下少年儿童心灵能共同感受的东西。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原主任、著名评论家束沛德认为,金波的作品能够经受住时间检验,具有永恒的艺术生命力,是因为他十分珍惜童年生活、自然万物、母爱亲情的馈赠。金波儿童诗富有音乐性,讲究韵律美;他率先把十四行诗引入儿童诗领域;他倾情于创作诗化童话,丰富童话世界。这是金波对当代儿童文学的独特贡献。

  中国电影家协会儿童电影委员会会长、www.176444b.com。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认为,金波的诗有一种魔力,能让人返老还童。读金波的诗,既像行走在布满鲜花的小路上,又像走进温暖的家。金波把对生活的热爱和通晓带到了创作中,他的诗歌洋溢着郁郁葱葱的盎然生机。他还通晓中国的童谣和儿歌,由他主编的大型的相关的书籍成为中国当代当之无愧的经典。他参与编写的教材有关篇章也是少年儿童耳熟能详的读物。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出版人白冰谈到金波儿童诗能给当下少年儿童带来心灵滋养。通过读金波的作品,读者能感受自然之美、自然之趣,永远保持惊奇之心;能够感悟情感的力量,提升爱世界万物万事的能力;能够感受语言之美,提升母语的使用能力;能够爱诗、读诗,学会诗意地生活。金波的诗充满了情感的力量,能让我们的眼睛耳朵,在最普通的日常生活和事物中发现诗意和美。他期望金波能有更长久的创作生涯,创作出更多的伟大的儿童文学作品,给中国和世界儿童文学、给中外少年儿童读者更多的阅读惊喜!

  鲁迅文学院副院长李东华深入分析了金波作品中深含的母爱。她说,金波是冰心之后,写母爱写得最动情,也最感染人、打动人的一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的作品无论是否直接写到母爱,都有一股浓浓的母亲的气息氤氲其间。他的组诗《献给母亲的花环》用十四行诗这种格律谨严、形式整齐的诗歌形式,抒发了对母爱的无上感恩之情。金波让母爱通过文字照亮了更多的人,他对于母爱执着的书写,是他所有的作品的灵魂。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著名评论家王泉根论述了金波及其作品的重要性:金波儿童文学作品影响了三代人,是人生的第一颗钮扣。他的儿童诗具有中国的气派、味道,完全体现出中国文化背景,同时善于吸收西方营养,他的十四行诗非常经典。金波不仅创作诗歌,童话辨识度非常高,散文也与众不同,因此很容易进小学课本。金波60年的创作实践,在儿童文学与儿童世界之间架设起艺术美、幻想美、人性美的桥梁,成为中小学教育的重要资源。金波是儿童文学的一张名片。

  著名儿童文学理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汤锐提到,金波创作了我国第一部十四行儿童诗集,这是一种向诗歌艺术形式极致的大胆探索。他把这种古典矜持的诗歌形式,与一颗纯真活泼的童心亲密无间地融合在了一起,特别是《献给母亲的花环》,使我们看到金波的诗歌创作在艺术上已达到了一个令人惊叹的高峰。金波曾发表过一系列关于儿童诗歌的理论文章,形成一整套带有浓厚中国特色的儿童诗歌理论框架,最为突出的是对于儿童诗文体本质音乐美的研究和探索。

  对于金波的诗歌领域的艺术成就,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提到,金波的诗歌中蕴含了人生的哲思和童真的美,以及饱满的情感和深切的爱。读者可以从他的诗歌中看到他对中国诗歌传统的继承、发扬,以及对世界、对当代诗歌艺术的汲取和交汇。金波在创作态度,创作热忱,以及对儿童文学诗歌及美学的坚守方面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他给予我们的不仅是过去,现在,更多的是未来。

  《文艺报》文学评论部主任刘颋认为,文学是对生命形态的表现,也是对各种关系的建构和表达。金波儿童诗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看取生命的姿态。金波曾说,儿童文学是关注儿童成长的文学,关注成长就是关注生命,生命是奇妙的、神秘的、美丽的,伟大生命的呈现表象各不相同,但规律是一致的。关注、尊重并呵护生命,与世间万物的平等交流与理解,构成了金波诗歌的底色。他的儿童诗描摹生命的颜色,倾听生命绽放的声音,更爱惜生命的不完美,并始终有一种守护世间万物成长的姿态。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蓝皮鼠和大脸猫”之父葛冰谈到了金波诗歌的影响力。金波创作于56年前的诗歌现在依然有人记得。金波的诗里拥有了童话中最高级的东西,包括形象、情感和诗情画意。葛冰现场朗诵了《如果我是一片雪花》《鱼的幻想》,并对家长说要培养孩子阅读习惯。从小喜欢读书,孩子将终生受益。在绘本和古诗之外还要读诗歌,而金波老师的作品是最高级的儿歌,最高级的童话。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刘丙钧谈到了他读金波儿童诗的感受:一是自然之心,自然之语。金波的童诗总是以从容之态娓娓而道,给人亲切感、亲近感、亲和感。二是流水行云天籁音。金波童诗的节奏感和韵律感,轻盈而境美。三是浅吟低唱别有情。他作品中绝少大词重句,即便是母爱亲情的大材大题,也是从浅吟低唱别有情的形式和行文笔触呈现。

  诗歌在小学教材中的占比一直是大家关注的话题。据山东大学文科一级教授、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在光明日报社《教育家》杂志2019年6月刊中介绍,“部编本”语文1-6年级12册教材共选有古诗文132篇,平均每个年级20篇左右,约占课文总数的30%。另据统计,现行语文教材共收录课文(含略读与选读课文)369篇,现代诗29首,占所有课文比例约为8%。(因小学语文4-6年级“部编本”教材未上市,统计教材为:1-3年级 “部编本”,4-6年级 “人教版”。)金波的《雨点儿》《阳光》《树和喜鹊》《沙滩上的童话》《雨中的树林》《我们去看海》6部作品入选教材。此外,在教育部2016年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室)推荐书目中,小学类推荐书目3347本,涉及现代诗歌的作品19本。金波共有6部作品入选。

  诗歌的熏陶与学习,应该从儿童开始。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认为,诗歌语言精炼、含蓄,富有韵律感、想象力和感染力,便于吟诵传唱,是积累词汇、淬炼语言最重要最有效的方式。金波的童诗精美、丰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又充满童趣。《新教育晨诵》选入16首金波的诗歌,正是因为他的诗歌离孩子们很近。金波曾在一次诗歌朗诵会上说:“为儿童工作的人,心中有两个孩子。一个是眼前的孩子,一个是童年时候的他自己。”

  《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说,金波有很多作品通过孩子日常点滴,写出了做人的道理。他作品感染人、启迪人、教育人,最根本的原因是来自生活,是从儿童具体的生活中提炼的艺术真实,将生活的哲理明白如话地描写出来。他还是写大自然的圣手,《倾心》等作品还原了大自然的奇妙。《听雨》《听风》等通过抓取细微动作,描写声响、色彩,增强了表现力。金波所有作品从容、安详,明白如话却意味深长,不踮起脚尖,不用假嗓子说话,朴实、隽永,引人入胜,为现代汉语树立了典范。

  金波作品28次出现小学语文教材里,清华附小为学生推荐的必读书目中也有他的作品。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清华附小校长窦桂梅用从教30多年的经历,从三个方面论述金波对孩子的影响:为儿童创造出理想国的“儿童金波”;会用母语教书的“启蒙金波”;有母性诗爱,更具父性醇厚的“爸爸金波”。她举例,一位老师在讲《我有一盒彩笔》时,有句诗“画一个绿色的太阳,为了让夏天凉爽”。有位学生认为这首诗有知识性错误,太阳是没有色彩的。课后老师让他用一颗最善良的心想象太阳就是绿色的了。这个孩子真的仿写了一段:“我有一盒彩笔,我用它画心中的梦想:我画宽敞明亮的教室,为了让小朋友都坐进课堂。我画高楼大厦,为了街头不再有人流浪。我画金色的太阳,为了让黑夜不再暗淡无光。我画蓝天白云,为了让世界变得明亮。”诗歌中蕴含着美好的情感,教育性的意义都不必多说,将道理藏在美好的语言中,藏在美好的故事当中,这些正确的价值观就是诗教的最好的材料。

  中国作家网总编辑刘秀娟认为,对金波诗歌做出属于今天的评价,能够不断释放其丰富内涵,让它继续滋养一代代孩子的精神,唤起他们对世界和生活积极、美好的感受力。金波开放包容的创造态度一方面体现在他的创作上,我们能感受到其作品中有中国古典诗歌和民间童谣的因素,也有俄罗斯文学和欧洲十四行诗的影响;另一方面体现在他对儿童诗、诗歌教育、幼儿文学以及整个儿童文学的投入和推动。

  优秀的儿童文学,不论童话还是儿童小说,都是以诗意为旨归的。中华读书报编委、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从想象、音韵节奏、意象三方面分析了其作品中的“诗美”。《绿色的太阳》《我的雪人》《在我和你之间》《林中月夜》《风中的树》等作品都体现了深刻的审美价值。以极深沉的“爱”为基点,以创造性、韵律感和惊奇心为召唤,以“美”“善”为旨归,这正是金波为中国当代童诗提供的重要的审美价值典范。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出版情咨中心副主任孙珏说,家里孩子一连几天回家哼唱:“蓝天蓝,像大海,白云白,像帆船……帆船、帆船,你装的什么?”这首《云》收录在《金波60年儿童诗选·白天鹅之歌》首篇,写于1961年,现在的孩子居然还在唱且毫无违和感。他用事实证明童心跨越时空,沟通几代人的魅力。儿童诗是看似小众但极有潜力的市场,《金波60年儿童诗选》就是相当有市场号召力的作品。儿童诗新的产品体系正在构建,新的传播体系正在形成。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向发来贺词、贺信的贺敬之、铁凝以及所有与会嘉宾表示感谢。“亲近儿童文学,亲近孩子。我是幸福的。” 他说,每一位嘉宾的发言,都是鼓励和鞭策。他将把每一句表扬的话珍藏在中,对照着自己的创作,找出不足,找出方向,继续思考,继续实践。儿童文学的写作意味着童年的回归。这回归不仅是童年的单纯和乐趣,更是回归童年的历史和社会的变迁。向着童年做时间上的穿越是丰富的,厚重的。虽然他现在写得很慢很少,但思考不会停止。思考是和生活和儿童作心灵的对话,而这种对话使生活丰富,使人进步。这次研讨会给他许多启发,许多思考的话题。这些都是他的精神寄托和精神营养。

  金波用他的诗完美地诠释了诗与哲学的天然关系,那些短小精致的诗篇,向我们证明了诗以及全部文学存在的根本性的理由,也就是文学可以收回哲学遗忘的广阔的主题里面。这个领域隐藏着若干哲学性主题,其数量之多不少于柏拉图、苏格拉底、黑格尔、康德等哲学家们所论及的这些主题。他愿意将更深刻的思考带给那些看似平淡简洁的文字,将中国的儿童诗带到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

  金波是一个出色的抒情诗人,他对世界万物情谊绵绵。天空、云朵、月夜、萤火、蜻蜓、露珠、山林大海,这里面包括黑色的蚂蚁,无一不是他抒情的对象。他的每一个文字都有了抒情的意味,金波深深地懂得文学之善与日常之善的巨大差异。所谓上善看出了世界万物的命运,都是需要人有悲悯情怀去关照的,善良是第一才华,因为上善所以动情用情。

  无论从构思、立意、题旨、情景、意境,还是从结构、语调、意象、象征、隐喻等方面去考察,我们都会感觉到他的诗歌所具有的艺术性。比如说轻与重的辩证法。在他的诗歌里他所迷恋的意象与卡尔维诺欣赏的文字中的意象在性质上非常相似,清风、细雨、蟋蟀,草地上的萤火虫、蝴蝶、小草,其中雨的意象被他数次写到,那是轻盈的雨滴,如润物无声的细雨。

  中国儿童诗的源头大约有三。一、民间童谣。他曾经明确说过,他的儿童诗与民间童谣的渊源关系。二、西洋诗歌与儿童文学。金波将童心、童趣、童真,以及少年儿童的审美体验与十四行诗完美结合在一起。十四行诗发现了金波,金波发现了十四行诗。我孤陋寡闻,还没有读到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儿童诗用十四行诗的形式来写,也许金波为天下第一人,这一点我们难以保证,我们只是一直证明金波的儿童诗与西洋诗歌与俄罗斯的文学关系。三、中国古典诗歌。金波的所有儿童诗都是在意境中完成他的书写。《雨后》《林中的鸟声》《鸟巢》《会飞的花朵》《红蜻蜓》等,分明是当下缩写的童诗,却让我们感受到存在于诗经、楚辞、唐诗、宋词、元曲中的那种似乎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的意境。

  中新网8月23日电 据四川屏山政府门户网站消息,屏山县8月22日21时49分发布“8·16”洪灾失联人员搜救情况通报,通报显示,在中都河堤3名失联人员中的余某某和黄某某尸体已寻获,另外发现一具女性尸体,暂未确定身份,另外一具男性尸体疑似失联人员。中都镇高峰村2名失联人员暂未寻获。截至日前,搜救工作仍在继续。

  新浪娱乐讯 新浪娱乐讯 2019香港小姐今日进行了第二轮面试,从图片里看,相比第一轮来说,这一轮的颜值水平有所提高,但也有个别难以启齿,大家一起来品品。

  当然,对于单一磁条卡,目前只要未超过有效期限仍可正常使用,但一旦出现丢失或破损,补办的新卡都将是芯片卡。